百丽宫平台

您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投资组合

中国“药都”商贩药农囤药

发布时间:20-02-15

  

  10月14日,一位来自内蒙古的采购商到安国市东方药城补充库存。记者 肖翊 I摄

  河北安国,中国“药都”,赌客仍未散场,但胜负已然分明。曾经疯狂攀升的中药价格,在政府施压、各方围剿之下终于又急坠至底。在这场资本游戏中,伤了元气的不单是囤积客,还有药农。

  如果药贱不如菜,下一轮豪赌已为时不远。

  一觉醒来,又亏本上万。

  深秋的早晨,老徐头大口地嘬着烟,蹲在门口,看着满仓库的怀山药,久久叹息。

  老徐头,57岁,河北省安国市药城大街经销商,从业三十余年,主营怀山药、金银花、草果、川芎、黄连等中药材。

  最近三年,老徐头切身体会着“中药赌局”的└疯狂,赢和输,都是极致。

  2009年,怀山药的价格坐上了过山车,从3.5元/公斤直接飙升到35元/公斤。“一批货多压︰上十天,赚个七八万的没问题。”老徐头说,那些日子,遍地都是金子。

๑ θ  2010年ρ秋,药城大街上,怀山药的单笔成交价一度炒到了55元/公斤。老徐头彻底⊙蒙了,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极限,他有些后悔:“还是没沉住气,出手太早。”

  2011年7月,怀山药的价格逐步回落,刚到32元/公斤,经销商们就一哄而上,家家户户都囤了货,其中也包括老徐头,囤货5吨。

♣   两个月后,怀山药的价格跌到23元/公斤,老徐头眼睁睁地看着,没有出货,因为出货就会赔本,而且,他相信新的波峰就在不远处。

  10月,新一季的怀山药上市,最高价——10元/公斤,老徐头没有了选择。

  之后的每一天,怀山药的价格都在走低,老徐头知道,“◐不能再等▓了。”他开始动用所有关系寻找“下家”,直到半个多月后,一辆来自东北的大卡车停在门口,老徐头出货2吨,8元/公斤→,亏本4.8万。

  老徐头是幸运的,因为这一天,只有他出了货,附近的经销商都很久没有开过张了。老徐头也是不幸的,因为他♂剩余的存货—&mdΓash;金银花、草果、川芎、黄连跌幅都过半,任何一样的亏损,都超过了怀山药。

  &ld۞۞quo;没有不赔的品种,90%以上的中药材都在大跌。没有不赔的经销商,十万以下的不叫赔,赔个几十万上〤百万的到¤处都是,关门多少家了。”老徐头满眼血丝,感慨道,“这三年,比我之前的三十年都刺激。”

  秋意渐浓,寒冬将至。在素有“药都”之称的河北安国,数千家经↖销商都在感受着⊥彻骨♥的寒冷。在安国背后,是整个中药材市场的大萧条,根据全国中药材市场价┏格指数(综指200)显示,7月至今,从2900左右∏的高点下行400多点,抛售成风。

  “愿赌服输”

  “三个月前,到处都是买卖,现在,到处都是打牌的。”

  “炒药就是赌博,愿赌服输。”每一个安国药商都熟知这个游戏规则。

  河北安国,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地,自古便有“举步可得天下药”、“草到安国方☺☻成″药⿻,药经│┃祁州始生香&rd⊕quo;的美誉,在这个以药闻名的小城里,中药材收益占全市GDP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
  进入安国,直奔“天下第一药市”——东方药城,全国最大ō的中药材ф专业市场,上市品种2000多种,年成交额达45亿元以上,药材吞吐量10万吨。

  可是,在今年的“金九银十”,Ⅴ东方药城却格外冷清,广场上排列着几十辆准备“跑货”的大小卡车,司机师傅在挂斗中酣然入睡。“没活呗,都闲了一个月了,车都没发动过。”大刘师傅说,去年一整年,他没有休息过一天,每天都能从东北到安国跑个来回。

  交易大厅共两层,一层主打常见药材,如当地自产的怀山药、◎菊花、防风、桔梗和外地运来的三七、茯苓、白芷、南星等。偶尔有三两散客在摊位Φ前张望,要货不多,都是半斤一斤自家食用,摊主自然也懒得招待,只是ζ从牌桌旁站起身来,漫不经心地报价,眼睛还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牌。

  在楼梯拐角处,刘大姐和雇工用手中的刮片熟练地去掉桔梗的硬∏皮。“这种‘细活۞&rsq℡uo;是为了讨好散客,买回家就可以直接入锅∝了。”刘大姐说,原来都&ldqu∠o;论车出货”,根本不用做“细活&℉rdquo;。三个月前,刘大姐以63元/公斤η的۩价格囤了2吨的桔梗▍,现在卖25元/公斤都出不了货,桔梗不易储存,已经渐渐发霉腐烂了。

  二楼主打珍稀药材,如朱砂、珍※珠、蜈蚣、蛇皮、海胆、鹿茸等,一连三四家摊位都蒙着蓝〧色的塑料布,压根没有开张。

  突然一阵嘈杂,原来是内蒙古赤峰市卫生系统的人╞前来采购,摊主们慌忙扔下扑克牌和棋子,蜂拥而上。“我们只是补缺,少量进货。”话音刚落,唏嘘声一片,采购方告诉记者,中д药材价格只会跌不会涨,他们要等,等到最低点。“我们有大批库存,耗得起。”

  摊主刘喜来扎紧了满袋子的水蛭,决定不卖了。“我760元/∑公斤进的货,现在市价不到50ミ0元/公斤,怎么卖?&rdq╦╧uo;刘喜来决定,把百余斤水蛭存放在附近的一家冷库里,虽然成本又会增加上千元,药价也会因冷冻过而降低,但他决定赌一把。“也许过年时价格会好些。”

  “三个月前,这里还走不动人,广场上都在买卖,看看现在,到处都是打牌的。&r▬dquo;交易大厅管理所所长杨林望☎着他管理的1300多个摊位说,“90%以上的摊主都赔了钱,明年怎么收摊位费?”今年3月,考虑到中药市场一片火爆的盛况,交易大厅的摊位费也上涨了30%,1.5平方米的摊位平均年租金3200元。